| 回女性影像學會

策展人的話

Beyond Control ── 控制曾是一種枷鎖,也是一種新的姿態

羅珮嘉|2019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策展人

「上帝和男人最怕的莫過於是失去對女人的控制。」 ──瑪麗‧戴莉

 

在父權體制下,女性備受控制的日子彷彿是難以掙脫的常態。不過,隨著 Time’s Up#MeToo運動興起,女性逐漸失去繼續隱忍的耐性,也慢慢找回屬於自己的控制權。在電影工業裡,今年柏林影展簽署的50/50 by 2020 男女導演映演比例平衡政策,即說明「女人不再滿足半個天空,她們要半個世界」(愛莉絲‧史瓦澤)的企圖心,人們已經開始想像並重新配置領導力和權力的展示。

 

呼應這股氣勢,今年女影即以「控制」Beyond Control為影展主題,藉由不同單元表現女性尋找/理解控制權的姿態,用柔軟的藝術媒介訴說這股強大的精神性。「在#MeToo之後」 是「Time’s Up」與「#MeToo」運動的照妖鏡──我們是否敢直視那些無從想像,卻又離我們很近的性傷害?大難不死之後,重生的羽翼能否比從前更豐滿?嚴肅過後,來一場專屬女人的療癒儀式──「愛與希望的灰色維度」裡那些浪漫的、激情的,或是喜悅動人的故事和視覺暫留,都將成為你我靈魂的出口。

 

而台灣作為亞洲第一個贏得同婚主控權的國家,女影豈能不一同歡慶?「酷兒製噪」不只要製造性別噪音,對應的是躁動後所留下來的動人音符。而「台灣競賽」參賽導演的作品或濃或淡,或透或密,以又群體又獨立的姿態,展現專屬台灣女孩多元細膩的情感顫動。另外,為了打破西方與種族的霸權控制,我們今年分別以「亞洲新銳短片」「原生吶喊」,透視這些新銳勢力與原住民女導演的女性影像創作,如何發揮對自身生命與藝術形式的熱愛。

 

若覺得控制的力道不夠狠,那就來看看女性主義如何衝撞電影工業中的男性凝視。不管是浪漫喜劇還是科幻動作,電影正史ㄎㄧㄤ起來將重新檢視並剪輯玩弄主流電影的意識形態,甚至訪問起幕前光鮮亮麗的知名女演員們,用生猛言語戳破好萊塢泡泡,讓女演員重新掌握話語權。力道再下猛一點,將控制美學化作行為藝術,狂女起駕・復仇襲來:亞洲篇裡那些70-80年代的亞洲女性復仇電影,不僅讓喜愛電影史的觀眾重溫舊夢,也能在享受鮮血噴灑的快感中一睹傳說中的怒女形象。

 

熱愛影史的觀眾也別錯過今年焦點影人「黎巴嫩名導-喬瑟琳・薩博」──以詩化語言、細膩且尖銳的觀察,讓電影在柔情與剛毅間相互衝擊,並深刻紀錄抒寫自身國家深陷內戰之惡與痛。此中的國族議題又與另一重磅單元相互輝映;面對台灣日漸艱難的國際處境,「你的國家不是你的國家」從政治角度出發,探索當前動盪不安的全球秩序,來回應這個千頭萬緒的世界。

歷史以父權陰影之名,行控制之實。女性也正以控制之名,行扭轉命運之實。開幕片「倖存的女孩」聚集此意義性,看見被恐怖組織囚禁的性暴力倖存者,也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娜迪雅.穆拉德如何找回她的控制。閉幕片「女人還是女人」則是我們面對具有性別意識的華語電影的讚許,既真誠又獨特。

控制的姿態可以激進亦可以感性。今年我們特別邀請知名插畫家包大山,用溫柔感性的畫風細細描繪控制這個主題: 圖像中許多有形與無形的元素,讓我們看見生活中種種的束縛。而女性的意識動作,都是看似溫柔畫面地下的掙扎。控制曾是一種枷鎖,亦是一種新的姿態。期待你我和女影,終將蛻變成充滿愛與力量的控制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