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序文

影展序文

 

 

2021的此刻,整個世界仍是惴惴不安,一個不留神,千辛萬苦築起的堡壘即有被穿透的危機。我們保持距離,成為名符其實的個體戶,但同時,我們又是如此需要看顧彼此,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想個法子吧──「幻形共生IMPURE」,而我們逐漸發現,幻形共生不只是後疫情時代的產物,更是後認同時代的精神。邊界的鬆動與形體的流動造就了對世界、對自我的探索與想像,對照出原有約束的侷限。疫情以來這五百多天,女性影展和所有的影展圈夥伴們一樣,擺盪在提心吊膽的觀望猶疑與當機立斷的俐落瀟灑之間,嘗試著虛擬觀影的另種可能,並驚喜於各種意想不到的發現。

 

「幻形共生IMPURE」做為策展概念,同樣貫穿在今年各個單元的主題規劃。女性影展再度與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合作,推出台灣八零年代女導演李美彌三部作品的數位修復版本。以性別視角尋找蒙塵於電影史中的遺珠,是女性影展的使命與任務,幸賴當代數位修復技術及國家電影與視聽文化中心專業人員從膠片整飭、掃描、再到逐格修復的悉心處理,遺珠的光彩才能跳出字裡行間,更生動地躍然於大銀幕之上。李美彌導演獨樹一格地以獨立製片方式出道,從業生涯影視雙棲。在女性主義論述發軔於台灣的八零年代初期,她的作品已展現高度的女性主體意識,讓零年代的女性銀幕形象不會只是男性凝視的慾望客體或刻苦耐勞的母親,影片重新出土也將再次推進從國族以外的角度重探台灣電影的必要性。

 

在世界的另一端,義大利戰後第一位女性紀錄片導演,同時也是詩人與攝影師的塞西莉亞.曼基尼 (Cecilia MANGINI),其先驅之作近來也因為數位修復,得以重新獲得世界關注。她犀利地批判戰後義大利推動的資本主義工業化,如何為農村女性帶來交織著階級剝削與父權壓迫的雙重困境。以帶有實驗性的詩意手法反映與媒介現實,她游移在藝術與紀錄片之間,讓現實與美學互相叩問。

 

在此次無論是非典型科幻片、喪屍片、酷兒片,抑或是探討當代性別狀態與議題的專題,都可見越界、流動或轉換,與其說這是有意識的抵抗行動,更應該說是一種本然的存在狀態,肯認零餘者們,無論是無法還是不想被歸類,也有一席之地。與身分認同息息相關的壓迫依然不減,但賦權之用的身分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 不該也成為一種壓迫。

 

從2014年首度舉辦至今的台灣競賽獎,穩定成長為具有份量的獎項平台。今年感謝認同女性影展理念的贊助者慷慨挹注,讓獎金得以提高,給予創作者更多實質的回饋,陪伴創作者一起往下一個階段邁進,而創作者的成長與成功是支撐女性影展繼續前行的重要力量。

 

2021年,且讓我們在不確定中,幻形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