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伊朗社會底層的陰性嘶吼

近15年來伊朗電影越來越受到國際影壇的注目,如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Abbas Kiarostami)與馬基・馬吉迪(Majid Majidi)等重要的電影工作者。在這波伊朗電影的風潮當中,也出現了為數不少的女性導演,例如洛珊・班尼蒂瑪(Rakhshan Bani-Etemad)、Tahmineh Milani(作品:離婚的女子/ Les Enfants du Divorce/ Bacheh na-ye talaq)、Pouran Derakhshandeh(作品:報告)、Parandeh-ye kouchak-e khosbakht(作品:幸福的小馬)、Zaman-e az Dast Rafteh(作品:遺失的時光)與Obour az Ghobar(作品:穿越暴風塵),這些伊朗女性導演作品,更凸顯了他們不同於男性導演的視野與關懷;在這回教國家中,算是非常罕見的。
而在洛珊・班尼蒂瑪等女性導演的作品當中,則相對地平衡掉這種文化偏差,女性形象與聲音皆在電影作品中聚焦與發聲。在此次的影展中,從洛珊・班尼蒂瑪的專輯裡,選映了《憂傷的娜葛絲》、《藍色面紗》、《爛心城市》、《我們的時代》,這些影片描述了女性在頭巾面紗下的想法。
洛珊・班尼蒂瑪四部作品相較於歐美的電影更為珍貴。這些作品提供了另一種伊朗電影的視野,也不同於當代歐美的女性主義的作品與電影工作者。當美國HBO的《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影集,以強勢的文化行銷全世界時,我們總會有個錯覺:在全球化的今日,沒有性解放的問題,只有女性在享受性愛時,有無性高潮的問題,相較之下,其他有待探討的問題,彷彿一點也不重要。但是,我們看看回教世界的女性朋友們,她們想要拿掉身上的頭巾與面紗,這些擺脫不掉的文化宗教的壓力,恐怕不是高唱全球化,恐怕也不是身戴著閃亮名牌的曼哈頓女人們想像得到的。當我們在觀看這些罕見的伊朗電影時,更要擺脫這些白女人們的狹隘眼光,試著想想在戴著頭紗下的重量之下,同時還要思考如何戴著頭紗從事性別與文化的改革。

我們的時代

2002 伊朗 35mm 79分鐘

憂傷的娜葛絲

1991 伊朗 35mm 100分鐘

爛心城市

2001 伊朗 35mm 92分鐘

藍色面紗

1994 伊朗 35mm 85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