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片指南

第24屆女性影展 選片指南文字整理(上)

日期:2017.09.10 時間:14:00-16:00 地點:光點華山電影館2F藝文廳   講者: 羅珮嘉(2017女性影展策展人) 王君琦(2017女性影展節目選片人) 黃慧敏(2017女性影展節目選片人) 周旭薇(2017女性影展台灣競賽獎初審評審)   開場   珮嘉:「女人94正典」、「非一般酷兒想像」、「台灣競賽」,是女性影展每年都有的常設單元。今年的年度重點單元是「與羈絆/伴共舞」和「情色解碼:暴衝腦內啡」。「與羈絆/伴共舞」單元在談照顧議題,和影展的主題同名,象徵牽絆與陪伴互相交織拉扯的關係。「情色解碼:暴衝腦內啡」,這個單元情色尺度會超過你所看到的一切。   (圖/選片指南現場畫面)   (圖/選片指南現場畫面)   開幕片 《查維拉:女人別為我哭泣》   珮嘉:查維拉是墨西哥一個國寶級的歌手,在墨西哥有一種很特別的音樂,會用聲嘶力竭、低嗓的聲音唱出你生命的滄桑和悲哀。《查維拉:女人別為我哭泣》記錄了幾乎所有她的傳奇一生,包含她呈現自己的酷兒樣貌、她對生命的熱情、那些能夠唱出她生命的歌曲,還有獵奇的私生活。聽查維拉的音樂會覺得很催淚,看這部紀錄片,不需要嚴肅地去認識一個人,就當作來聽音樂,來感受她的音樂和歌詞。   我在看《查維拉:女人別為我哭泣》之前其實不知道查維拉是誰,看完之後才恍然大悟,查維拉其實就在我們身邊,在很多電影中都可以看見她的身影,像是:《悄悄告訴她》、《火線交錯》、《揮灑烈愛》,就可以知道查維拉影響力舉足輕重。而且作為策展人,我偷偷告訴你們,這部片我和其他影展搶得很辛苦,目前賣得嚇嚇叫,要搶要快。   (圖/2017女性影展策展人 羅珮嘉)   閉幕片 《卡爾梅克的海鷗》   君琦:我們在選片時會成兩組,一組是和國際影展邀片,一組是徵件。因為這部片是徵件進來的,加上我們片子太多,所以《卡爾梅克的海鷗》一開始並沒有被我們大量討論。但後來看完的時候,我非常驚喜。   當我們在談電影時,會去處理導演和她來自的國家之間的關係,當地有什麼樣的電影文化傳統、或是有什麼文化脈絡使她做出這樣的片子。《卡爾梅克的海鷗》是來自俄羅斯聯邦卡爾梅克共和國,是這個國家二十多年來第一部劇情長片。說實在,在看到這部片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裡。因此,這樣的電影製作脈絡讓我很驚喜,除了電影本身很好之外,導演也很年輕、1980年出生。   女性影展除了強調性別議題之外,也希望大家可以和我們一起看到,在全世界各地的女導演,怎麼樣透過影展作為一個平台,讓在台灣的我們知道。可能她們在那邊(卡爾梅克共和國)也從來不知道有個國家叫做台灣,或許有一天台灣有導演的作品在那裡放映。我覺得可以透過電影而有一種在性別、在線上的交會發生。   慧敏:對,這部片是徵片進來的,第一時間我們並沒有選它,後來我們在想,需要有一部很強的片當閉幕片,所以我們又回來討論它。這也是每年我們在選片必然會發生的事情,我們在過程中會有很多爭吵,會做很多的決定,但又會回頭檢視這些決定。   讓我很驚訝的是,《卡爾梅克的海鷗》其實是俄國片,但它有一種歐洲電影的很冷冽的風格,會讓我聯想到侯孝賢、楊德昌、安東尼奧尼、蔡明亮。它用一種很低調、很冷冽的手法去處理,一位現代的蒙古女人在俄羅斯的故事,在其中可以看到很深層的女性議題。   珮嘉:我們這次徵件有八百多部國際影片,因為分組的關係,我是最後一個看到《卡爾梅克的海鷗》的人,但那時候我其實很掙扎要不要放閉幕,開閉幕片一定要有份量,這部片夠有份量,但它好看到讓我覺得如果放閉幕片,就只能有一次兩廳聯映,太可惜了。我很喜歡這部片,女主角有一種空靈感,加上蕩氣迴腸的空間,這個在台灣絕對拍不來,只有到俄羅斯邊緣地帶才能拍出這部片。絕對不要錯過,放在大螢幕絕對很好看。補充:在網路上觀眾期待排名是第一名。   君琦:這部片一定要在電影院看,有時候電影之所以為電影,就是要在那個空間中才會感覺到視覺上的震撼。電影性其實是一個很神祕的詞,你很難說得清楚,當你在大螢幕遇到這樣的畫面,那個撞擊大概就是所謂的電影性。   這部片你不會覺得悶,雖然就像剛剛慧敏說的,它的表演方式很節制。但有趣的是裡面是有很多伏流,包含愛情、婆媳之間、現代與傳統、小叔與嫂嫂等等,以及當你想要離開一個傳統的家,家的羈絆還在。這都和影展主題「與羈絆/伴共舞」是可以相切的。你要如何從這個家庭位置中突破,但突破的同時,原本家給你的東西,你要不要一併放棄?   女主角其實是一個很漂亮的名模,雖然她飾演村婦,但從演出中,你可以感受到她散發出來的名模氣息。這一點好不好,就留給觀眾來判斷。或許有人會覺得女主角沒有進入角色,但同時,也呈現出這個角色和這個村子中女人的不一樣。   (圖/2017女性影展節目選片人 王君琦)       特別放映 《伊努克的怒吼》   珮嘉:《伊努克的怒吼》也是因為太好看了,即使無法分類進入單元裡,我們仍然要好好推廣它。我們特別安排一個「路邊野壇」的專題講座,邀請國際人士和台灣原住民朋友,在看完電影後來談這項議題。   君琦:女影一直很想要做原住民專題,但是我們力有未逮、還不夠努力,影片數量不夠,一直沒有成功做出專題。今年我們有想過要不要暫時擱置這部片,或許等到明年,我們就可以成功做出一個專題,到時候再一起放映。但是因為想談原住民議題已經兩年了,加上近期台灣原住民在傳統領域和狩獵權上的爭議,在這個時間有這麼一部片,其實是和台灣社會有很好的對話。我也期待女影繼續努力,未來能有原住民專題、更有系統地去講這項議題。   慧敏:伊努克人面臨很多動保難題,大眾長期以來都受到動保團體,在主流媒體上控訴的影響,大眾會覺得伊努克人很慘忍地獵殺可愛海豹。但如果我們去看這部片,我們就會知道這是動保團體塑造的錯誤印象。伊努克族就像台灣原住民一樣,在自己的傳統領域上狩獵是長久以來維生的方式。在冰天雪地裡,伊努克族沒有其他資源,海豹肉是他們的主食、販售海豹皮是他們的經濟收入。透過販售海豹皮,他們才買得起超昂貴的日常用品。你可能沒有辦法想像,像可樂這樣的東西,在那裡的價錢會比我們貴上十倍。   當伊努克族被控訴之後,他們無法獵殺海豹、難以維生,三十年來過著非常艱辛的生活,只能靠著政府微薄的補助,當地自殺率超高。由於伊努克文化不太會站出來大聲疾呼,因此導演希望透過這部影片,去讓大眾了解真實的伊努克族生活。片中講出很重要的真相,就請大家自己去看電影。   (圖/2017女性影展節目選片人 黃慧敏)     與羈絆/伴共舞   君琦:我們已經想做照顧專題想好久了,台灣已經邁入高齡化社會,像我們四十、五十歲這樣的年紀,很常聊到「誰誰誰罹患重病」、「誰誰誰要照顧家裡,因此工作家庭兩頭燒」,加上自己沒有小孩,長照的議題又貼近生活。另外,照顧這件事經常都是由女性擔起責任,無論是一般家庭、原住民部落、新移民女性,或外籍看護。我們想從這個專題中,去談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的陪伴與羈伴。     《夏日1993》 君琦:我一開始看的時候其實沒有很喜歡,第一因為我個人對於小孩無感,再來我對家庭題材也覺得有點膩。這部片有趣的部分,在於它是用小孩的視角,對我個人而言,我就是對小孩無感,所以其實我滿分裂的,觀影時像是有兩個平行的部分,一個是跟著電影裡小孩的視角,一個是自己身為大人,從大人角度理解發生什麼事情。   在九零年代初期,當地有用藥導致愛滋的危機,影片主角是個受到垂直感染的小孩,因為愛滋主角從巴塞隆納搬到鄉下,和養父母(叔叔嬸嬸)一起生活。《夏日1993》已經超越我們在談的家人感情之間的拉扯,而是我們要如何愛一個有愛滋的小孩,影片講得很隱諱,隱晦到你可以感覺,這其中不只是家庭,還有其他東西,也可以感覺到愛滋如何被社會歧視,這是後來我會支持這部影片的原因。   珮嘉:我原本也不愛小孩,但我看完就愛上小孩。他們演戲是一百分,你看不出來他們在演戲,就像我們小時候在玩一樣,主角和養父母的小孩既是同伴又像競爭,可以從影片中看到以前的我,這是我會喜歡這部片的原因。   《無主之城》 珮嘉:這是一個犯罪的城市,官商勾結、警察貪污,從上到下都是所謂的壞人。你在其中,如何面對自己?主角是一名看護,有嗑藥習慣,家庭關係惡劣,有一個無性無愛的共犯男友,平時販賣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證件給政府官員。直到自己被一個自己照護的老人打動內心。《無主之城》在電影感、內心糾葛、犯罪寫實都處理得很好。這部片是在保加利亞一個貧窮的城鎮拍攝,主角照顧老人的畫面、村民的故事都是真實的。 《大人的模樣》 珮嘉:我們很難有機會去談唐氏兒的群體生活,尤其是長大後的唐氏兒,故事人物已經從五歲在機構裡住到三十、四十歲,其中有一對情侶自力更生、到外面生活,但其他人處心積慮地不想要他們離開。故事中有許多無奈、悲喜交加,但拍起來不會太沉重,是幽默的喜劇。   《娜魯的憂鬱邊界》 珮嘉:今年我們前進到很多A集影展選片,這部片就是在柏林影展選的。失明的父親與未成年的女兒,原本是由奶奶照顧。在奶奶過世以後,互相撐起了照顧彼此的責任,這時候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界線是很模糊的,與其說是父女,兩人更像是兄妹。在荒涼無聊的邊界地帶,每個人都想要找自己的出口,當女兒有心儀的對象,失明的爸爸居然有一個女朋友,兩人原先關係瓦解了,他們的關係會如何變化?我必須老實講,一開始我沒有選這部片,因為它有一點貴,加上它走在禁忌邊緣,拍起來有一點悶,我不確定觀眾接受度如何。     《咫尺天堂》 君琦:這是一部觀察式的紀錄片,拍攝一位從湖南鄉村來的小女孩,到城市討生活的故事。女孩其實超級怕鬼,但她不得不從事禮儀師的工作。電影用非常貼近的方式,去看女孩如何幫大體整理、清洗,與克服自己的恐懼,整個空間很乾淨但又讓你有些陰森。除了年輕生命和死亡的對照關係,還可以討論,在現代性的狀態下,如何面對死亡。影片中呈現的死亡很乾淨,大體還要仔細的做SPA,某種程度大體和這個人本身產生異化的關係。   女孩和第一位同事有種兩小無猜的關係,這位同事是唯一可以讓女孩克服恐懼的依賴對象,然而同事在做了這份工作後,轉念想要珍惜家人而離職,瞬間女孩唯一的支持就不見了。導演很細膩的捕捉被攝者一路心境變化,也能從十七歲離鄉背井的故事,反映出一個高度發展社會中不得不的生存狀態。   《媽媽鏈:歡迎來到嬰兒工廠》 君琦:雖然我對小孩非常無感,但當小孩出現在一個很妙的脈絡下,這部片就變得非常好看。這是在菲律賓的醫院拍攝,那裡一整個屋子都是要生產的人,因為當地人很窮、怕小孩營養不良,所以就集中照顧,用一種袋鼠的哺乳方式,組成一種社群。從中可以討論經濟弱勢的女性如何照顧小孩的議題,以及這個機構是介於一種管理與照顧之間,就像《大人的模樣》,很多時候我們理所當然將需要被照顧的人送入機構,但機構沒有我們想得那麼單純,機構也會有自己的問題。   《安娜想自由》、《羅薩里奧的抉擇》、《姊妹情深》 慧敏:我想把這三部片一起談,這三部片主要在談照顧者本身的需求,當照顧者面對一個有被照顧需求的家人,自己本身的需求或情慾呢?有時候會被忽略、得不到宣洩的出口。在被照顧者的部分,《羅薩里奧的抉擇》是中風的丈夫,《姊妹情深》是重度酗酒、情緒不穩定的妹妹,《安娜想自由》是一個父權的爸爸,爸爸其實沒有大礙,但因為媽媽離家,所以女兒不得不照顧父親。   《神愛噬人》 珮嘉:導演花了七年時間記錄了一個家庭的演變。爸爸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他認為相信耶穌就會有神蹟,由於自己在家中握有權力,導致不良於行的小女兒錯過多次醫療機會,後來被質疑這樣的照顧方式有問題。經歷七年的時間,小孩逐漸長大,想離家、自力更生,家庭矛盾爭執越來越多。這部片談了許多宗教與醫療的衝突,但它不是完全反抗宗教,因此有一些預料之外的發展,這我就不破梗了。   君琦:我認為這部片在談了滿多信仰的荒謬性,如果你有護家盟或宗教狂熱的好朋友,你可以委婉地推薦他們這部片,我想這是一個滿好的提醒與刺激,去思考宗教走火入魔這件事。   《最後的時光》 慧敏:這部紀錄片的主角是,一位癌症末期的俄羅斯媽媽,她與丈夫離婚、獨自撫養小孩、經濟弱勢、不會說希伯來語。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以色療的醫療照護系統非常完善,當主角資源不夠時,社工、護理師、醫師提供很多協助,我們可以將這部影片當作一個參考,去看以色列是如何照顧癌末病人所有的需求。   (圖/2017女性影展台灣競賽獎初審評審 周旭薇)         相關文章|第24屆女性影展選片指南文字整理(下)

第24屆女性影展 選片指南文字整理(下)

  台灣競賽   珮嘉:總共有一百多部角逐台灣競賽獎,最後有十七部入圍台灣競賽單元。   旭薇:台灣單元在女影已經二十四屆,以前是採用觀摩形式,選出當年度女導演的作品,介紹給大家,四年前我們決定舉辦競賽。我認為過去三年的競賽有了一定的累積,我對今年的作品很滿意。往年影片多是規模較小的短片或實驗片,而今年入圍的十七部作品中,有七部是長片,非常不簡單。     (圖/2017女性影展台灣競賽獎初審評審 周旭薇)   《日常對話》 旭薇:這部片今年初得了柏林的泰迪熊獎。如果你今年還沒有看過任何國片或任何紀錄片,你一定要看這部片。無論是技術面或是敘述層面,我都覺得很感動,裡頭談的是與家人間很私密的對話,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在這部片裡,找到和家人相處的生活經驗。如果你的荷包有限,絕對就是這部片了。這部片的前身、短版《我和我的T媽媽》去年已經在女影放映過。   珮嘉:如果你看過《我和我的T媽媽》你不用擔心會看到一樣的片,它們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敘述方式、主題也不一樣。《日常對話》這部片能夠引起世界共鳴,它代表台灣女性影展,角逐亞洲女性影展聯盟競賽得到首獎,其他亞洲的女性影展看到都覺得很感動。   《尊瑪、尊瑪:我和她們在喜馬拉雅山的夏天》 旭薇:這部片是拍攝喜馬拉雅山的安尼,這樣的地點與人物都對我們很陌生,但導演能夠深入對方的生活。在學習拍紀錄片的人,可以看她是如何拍片、如何進入別人的生活。   珮嘉:我自己很推這部片,它是一部很空靈的片,現代人生活緊繃,看完安尼們的生活會紓壓。補充:目前票房排名第四。   《橋仔頭的春秋大夢》 旭薇:這部片的導演顏蘭權與莊益增,就是無米樂的導演,但我在自己看的時候,覺得《橋仔頭的春秋大夢》完全就不像無米樂,這麼多年來,我能看到導演對於記錄片美學不斷的突破與嘗試。   《擬音》 旭薇:導演之前拍了不少得獎短片。這部影片以胡定一大師為主角,並探索聲音後製的流程與歷史發展。對幕後音效製作以及台灣電影史有興趣的人一定要看。   《獅子林》 旭薇:我個人下了一個註腳,這是對蔡明亮致敬的一部短片。 《祝我好孕》 旭薇:這部片在談「溫柔生產」的理念:女人應該享有更多元自由的生產方式,題材非常特別。影片側拍了四位女人待產的經過,並且捕捉了其中兩位選擇居家生產者,小孩出生的第一時刻。   《心靈時鐘》 旭薇:導演用一種細膩安靜手法去談自殺者遺族的「悲傷治療」,當父親自殺過世成了一項禁忌,主角(小孩)如何向家人好好道別?   (圖左至右/周旭薇、羅珮嘉、王君琦、黃慧敏)     非一般酷兒想像   《必殺絕招愛上妳》 君琦:每年一定會有一部很好看、很juicy的酷兒劇情片,就像去年的《我的萬人迷女友》,今年有《必殺絕招愛上妳》。影片場景設定在洛杉磯,是兩位移民女同志的故事,他們分別來自巴基斯坦和墨西哥,是我們平時較難想像會有交集的人物,他們有各自的文化背景,以及出櫃時中要面對的家庭關係,是一個有趣的組合。導演一直很想要在美國的脈絡去拍非白人的女同志的故事,這其實是一種政治性的宣示。     《體液∅》 君琦:我第一次看女影是在1995年,當年我就對鄭淑麗的電影印象深刻。事隔多年,又能夠在女性影展放映她的電影,我還滿驚喜的。她在美國非常知名,是美籍、台裔、實驗電影、拉子、裝置藝術家。故事設定在2060年的後愛滋時代,鄭淑麗用一種科幻預言的方式去處理這項題材,科幻迷必看。影片回顧到愛滋爆發的年代,我們可以瞭解到,我們身體是如何被一個比我們更高的權力機構所控制,這種控制不是透過法律去約束,而是去創造一種恐懼與羞恥的修辭,以至於體液被高度汙名化。   珮嘉:看這部片之前要做好心理準備,鄭淑麗的風格很前衛、大膽,又帶有情色。一開始我們原本要歸類在「情色解碼:暴衝腦內啡」單元,但鄭大師認為我們誤讀她的作品,她說《體液∅》是酷兒單元、它一點都不色情。我們後來又重新檢視,故事劇情是用酷兒形式(體液)去拯救未來愛滋病的世界,的確酷兒不只是在談性別與情慾,而是「我們做的事情很酷兒」。這部片有很多閃光,如果你敢接受視覺刺激的話,你會很喜歡。我在柏林影展看的時候,全場大概有三分之一受不了題材尺度與感官刺激,所以中途離席。但電影結束之後,全場歡呼、掌聲雷動。   《I.K.U.》 珮嘉:當我想放映《體液∅》時,鄭淑麗說一定要搭配《I.K.U.》一起看。即使這兩部片隔了十七年,我還是必須說鄭淑麗有她的前衛性。《I.K.U.》在2000年就設定2016年會發生的事情,過了2016年的現在,再回頭看當初設定的未來感,還是非常好。《體液∅》是歐美風格、《I.K.U.》是日系風格,兩部一起看會很精采。我們特別舉辦大師講堂,請她撥空出席,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     《彩虹國度的真相》 君琦:一開始珮嘉覺得這部片還好,但我很堅持要選這部片是因為,在現在全球的同志政治中,「粉紅清洗」是很重要的議題。以色列在自己與巴勒斯坦的外交戰爭中,將同志人權視為在西方做外交的籌碼,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全世界最友善的彩虹國度,用此去宣稱他們對人權的重視、討好西方國家,得到西方國家在自己與巴勒斯坦戰爭中的支持,然而在以色列國家內部,有許多的同志仍被壓迫。我們在談同志人權時,不能只是看到台灣發生什麼事件,以及跟著西方國家的論述走,我們還需要看到全球的狀況。透過這部片拆解粉紅清洗,我們可以去思考所謂的同志人權,是否成為全球政治中去壓迫另外一群人的詞令?     《天啊!有異性戀!》 慧敏:這部片很厲害,是2016年坎城國際影評人週唯一的動畫片。這部片的想像很狂野,它做了很多變形的處理,顏色非常繽紛,它以超現實的方式在處理性別議題,能夠打破我們對於現今社會中對於性別界定的想像。   (圖/選片指南現場畫面 講者之間的互動)   (圖/選片指南現場畫面 講者之間的互動)   女人94正典 君琦:身為女性影展,不能不談女性議題,這是很女性主義的單元。我們今年發現有很多分屬於不同性別議題的好片,我們就決定把這些影片都放在一起、成為一個單元,之所以命名為「女人94正典」,想表示「女性影展就是會有這些片子」,就是這樣。     《女兵的中場戰事》 珮嘉:我們很少看到女兵的故事,這是女性影展近年來看到拍得最成熟的戰爭劇情長片。透過在戰爭中受到創傷的女兵視角,去反省戰爭的意義,對於女兵而言,到底自己的敵人是誰?是外人,還是男性同袍?我在當德國科隆女性影展的評審時,評審們對很多片的想法都有爭論,但這部片讓所有評審都一致認為應該得到第一名。     《布卡下的唇唇慾動》 君琦:這部片其實拍得非常好,我們一直想要當作開幕片,它和去年的開幕片《炙熱豔陽下》很像,如果你喜歡《炙熱豔陽下》,那你應該也會喜歡《布卡下的唇唇欲動》。很特別的是,因為這部片展現四個不同世代的女性,強烈追求身體和性的自由,所以被印度政府認為有危害社會秩序的潛能,而禁止上映。我們可以反思,影片中談到的社會對於女人的性的管制,在看似不那麼保守的台灣社會,這樣的現象也依然常見。     《卵巢瘋上路》 君琦:洛杉磯有一種非常分眾的社會生活,我在南加大念書時,大家都會提醒你不要靠近,以黑人與拉美移民為主的高犯罪率社區。這是一部是很正典的女性主義紀錄片,主角是奇哥娜(墨西哥裔美籍的女性),影片談這群人的自我成長與爭取權益的故事,我們很熟悉美國的白人文化,卻很不熟悉對美國有重要貢獻的拉美移民的文化。透過這部片中談論的薩帕塔左翼運動、奇哥娜女性主義,我們能打開視野,更了解這個族群文化抗爭的傳統。不只是呈現組織內部的衝突與權利關係,還可以連結到每個人的生命故事,深入了解這群人為什麼會想加入社運組織。這部片可以和《伊努克的怒吼》互相呼應。     《被竊取的故事》 君琦:我去年看到這部片但沒有選,原因是費用很貴。那在今年選進影展,是因為今年發生了林奕含的事件,有這樣一部片可以和事件互相呼應。我希望女影放映的脈絡,和談這件事的脈絡是不太一樣的。我們可以思考「權力關係中的情慾流動」要如何理解?我們可以從這個情境中看到更大的關係,可以看到「權力關係的情慾流動」中權力的位置與情慾的位置,而且在這關係中,女性慾望的能量是存在的。補充:這部片是導演的自身經歷,   (圖/選片指南現場畫面)   (圖/選片指南現場畫面)   情色解碼:暴衝腦內啡 珮嘉:這個單元從頭單尾都是A片,真的很A,我們其實醞釀很久才做出這個單元,今年終於有機會可以蒐集到不同類型的A片。我們歡迎男性來看電影、來挑戰、來對話。   君琦:在1995年,我第一次看女性影展時就有色情電影,現在2017年,女性影展走了二十四年,我們應該可以用各種方式,不管是很正當、很三八或不屑的態度去說,我們就是要看A片,我們要看可以讓我們性欲高漲、讓我們想要做愛、讓我們爆漿汁液流動的片子。我不覺得看A片這件事,需要很隱諱或很政治正確。我認為核心問題是,「看」這件事有什麼不一樣?女性拍給女性看的A片,和男人拍的A片、男人看的A片,有什麼不一樣?透過這些電影,我們想提出來的是,問題不在於A片,問題在於A片怎麼拍、怎麼演、怎麼看?其實在許多國家都有女性主義A片影展。女性影展不只談女性要身體自主、女性要性愉悅,更是A片如何有各式各樣的可能性?我覺得一群女性聚在一起看A片,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希望這個單元未來也能成為一個常設單元。   《情慾告白X檔案》 珮嘉:導演Erika Lust 世界知名、專門拍A片給女人看,《情慾告白X檔案》是導演很重要的電影,她蒐集了世界各地女性的性幻想與性經驗,將它拍出來,目前已經累積很多數量,影展放的是導演的最新作品。我們也有辦一個活動,邀請台灣觀眾寫下自己的性幻想與性經驗,選出前五名、寄給導演,讓你的故事能夠登上大螢幕。導演很想知道台灣女性都想看什麼A片、幻想什麼情境。   《Erotica:女性情慾之旅》 珮嘉:這是1997年的紀錄片,是以論述為主的經典回顧影片,藉此來談1997年以前女性追求情色之旅。   《性愛包裹小心輕放》 珮嘉:故事是一對性生活無趣的夫妻,得到亞洲面孔的真人性愛機器人的故事。導演胡安妮自導自演,同時飾演性愛機器人。她本人會來台灣,在映後座談與女導演早餐日談的活動中,大家可以和她聊聊,為什麼她會想拍給女人看的A片?     《索命快照》 珮嘉:特別的是,它是和希區考克致敬的後設概念的恐怖懸疑A片。   (圖/選片指南現場畫面 講者互動)   電影既視 無懈形式   《屋中魅影》 慧敏:這部片是講一個戰爭過後,人們如何面對戰爭傷痛恐懼的故事。這部影片非常電影感,就像《卡爾梅克的海鷗》一定要進電影院看,才能夠體會它強烈的氣勢。它每一個影像結構都強烈的相當精準,每個鏡頭都像畫一樣,有三百六十度的旋轉,還有很多鏡頭推動的方式去處理,猶如向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致敬。   《消失人口》 慧敏:這部片特別的手法在於真人動畫,用一種嘲諷的、模仿黑色電影的方式去談東歐移民的議題。   《亂髮少女的日記》 珮嘉:延續伊朗電影的風格,從兒童視角看待戰爭,講述自己的童年與兒童看世界的荒謬與無奈,裡面有一點悲劇性格。   《我是世上的一抹曙光》 珮嘉:導演在讀了後殖民名作家法農(Frantz Omar Fanon)的故事受到啟發,因此想拍攝出喬治亞共和國的種族與性別歧視。我很喜歡這部片,它是一部充滿詩意的黑白電影,用黑暗與光明去強調,城市角落的低下階層故事。而且導演深受費里尼的影響,從影片中可以看出費里尼早期拍黑白片的手法。導演本人也會來台灣進行映後座談。   (圖/選片指南現場畫面 介紹贈品)